TD Logo
Mobile
過去多年,海外多個城市相繼成功利用電子道路收費作為管理交通擠塞的工具。雖然這些海外計劃的收費理念、應用科技及背後的社會環境各有差異,但都有一些共同的基本元素。這些海外計劃的經驗有不少值得香港借鑑。
英國杜倫
英國在2002年推出首個交通擠塞收費計劃,即杜倫道路使用者收費計劃(「杜倫計劃」),其後推出倫敦交通擠塞收費計劃。杜倫計劃旨在鼓勵駕駛者避免在上班時間駛入該區,以紓緩杜倫半島的交通擠塞和空氣污染,從而締造更安全和美觀的街道。

杜倫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帶來裨益。於2003年,交通流量減少85%,而行人活動則增加10%。此外,計劃收入用於資助一項往返收費區而班次頻密的巴士服務。

資料來源
英國杜倫
瑞典哥德堡
瑞典哥德堡
哥德堡擠塞稅計劃(「哥德堡計劃」)在2013年推行,訂有三項目標:管理道路交通擠塞、為交通基礎設施和服務融資,以及改善環境。

哥德堡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和環境帶來裨益。於2014年,周界內道路上的交通流量及行車時間分別下跌10%和10%至20%,公共交通工具乘客量則增加6%。環境效益方面,區內二氧化碳(CO2)水平亦減少2.5%。計劃收入重新投放在公共交通基礎設施和小型道路工程上。

資料來源
英國倫敦
英國在2003年推出倫敦交通擠塞收費計劃(「倫敦計劃」),以紓緩倫敦市中心的道路交通擠塞,並鼓勵駕駛者使用其他交通工具。計劃收入重新投放在改善倫敦市交通基礎設施和公共交通服務的工作上。

倫敦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和環境帶來裨益,實施首3年,收費區交通流量減少16%,交通阻延情況減少30%,公共交通工具乘客量則增加18%。環境改善亦相當顯著,二氧化碳(CO2)、氮氧化物(NOx)和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的水平分別減少16%、13%和16% 。

資料來源
英國倫敦
意大利米蘭
意大利米蘭

米蘭在2012年首次在歷史悠久的市中心城區(Cerchia dei Bastioni)推行交通擠塞收費計劃,以減少區內車流。該計劃同時改善公共交通網絡、為非機動交通設施融資,以及減少交通意外、違例泊車和噪音及空氣污染,從而改善生活質素。

米蘭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和環境帶來裨益。區內交通流量減少34%,交通擠塞造成的交通阻延情況亦減少17%,而巴士和電車的行車速度則分別提高7%和4.7%。環境效益亦相當顯著,二氧化碳(CO2)、氮氧化物(NOx)、微細懸浮粒子(PM2.5)及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的水平分別減少22%、10%、40%和19%。此外,計劃收入亦重新投放到米蘭計劃的可持續交通項目上。

資料來源

新加坡
新加坡在1998年首次推出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取代以人手操作的限制區執照系統,以管理道路交通擠塞。新加坡政府正計劃在2020年推出新的電子道路收費系統。

新加坡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帶來莫大裨益。在計劃實施後交通流量減少10%至15%,而系統擴展後交通流量更進一步減少20%至30%。計劃收入則撥入政府綜合基金,用作投資其他項目。 

資料來源
新加坡
瑞典斯德哥爾摩
瑞典斯德哥爾摩
斯德哥爾摩擠塞稅計劃(「斯德哥爾摩計劃」)在2007年推出,旨在減少斯德哥爾摩中部的道路交通擠塞及改善其環境。

斯德哥爾摩計劃為收費區的交通及環境帶來裨益。於2007年,交通流量減少20%、交通阻延情況減少33%,公共交通工具乘客量則增加5%。環境效益方面,二氧化碳(CO2)、氮氧化物(NOx)和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的水平分別下降13%、8%及13%。 


資料來源
馬耳他共和國瓦萊塔
瓦萊塔管制車輛進入系統(「瓦萊塔計劃」) 在2007年推行,基礎設施的配置考慮了保留城市外貌的元素。

瓦萊塔計劃為管制車輛進入區的交通帶來莫大裨益。計劃令車輛在收費區逗留少50%的時間,由2006年10月平均逗留3小時30分鐘縮減至2007年6月的1小時45分鐘。

資料來源
馬耳他共和國瓦萊塔
Yellow Title Bar
科技
自動車牌識別
收費區出入口及收費區範圍內的電子道路收費柱杆/門架設有監察攝影機,拍攝所有車輛的車牌影像,以核對車輛的繳費記錄。
短距離微波通訊
短距離微波通訊閱讀器用作辨認車輛感應器,車輛駛過收費門架時,車內感應器會被閱讀器識別,車內感應器內的不記名現金卡便作收費之用。
全球導航衛星系統
全球導航衛星系統利用衛星與地面車輛的距離測量,確定車輛進入收費區的時間及在收費區內的行駛距離。該系統需要衛星以確定車輛位置。

為增加準確度,該系統需在路旁安裝定位服務裝置配以監察攝影機。  
無線射頻識別
每部車輛安裝一個無線射頻識別標籤,以供路旁的無線射頻識別器閱讀及辨認車輛。標籤一般可安貼在車輛擋風玻璃或車頭燈外 。 
Back to Top